洛子伊

养成攻略08

你腿:

源哥×俊俊


07


发现每次一更最少也是5K…


08


王俊凯显然又忘记了告诉王珊珊关于顾新泽的事,又觉得此时眼前皱眉一脸嫌弃看着自己的王源应该更懂得怎么处理这种事,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王源。


王源环着双手在舞蹈房内踱步,王俊凯的话字字敲打在他的心上,作为一个过来人他自然知道这路并不好走但倒是万万没料到王俊凯还未出道就已经有人要算计他,虽说只是他那个朋友的一面之词但他总不能真的不当回事。脑袋飞速运转着,每踱一步眉头就皱的更深。


王俊凯坐在门边不知所措只看他眉头越皱越深,势有要把两条眉毛拧在一起的架势。他撑头想起王珊珊前段时期跟他说到出道后要给他的脸上保险的事,又想若是王源的这两道眉毛因为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估计要赔不少钱……他瞪着大眼看着王源,又掰着手指数着金额。


王源正巧回头看他,见他又是一副蠢萌样子便更加担心他一定是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的傻子。他扶着头,想着他作为公司的大老板,护短不能太过明显,若是被人知道了对王俊凯以后的发展一定不好,虽在这圈里已没有人敢议论他但还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能盼着这顾新泽能露出什么马脚出来最好,这种对他有威胁的人还是趁早铲除掉为好。


想着想着眉毛便真的要拧在一起。


王俊凯的心随着他的眉头突突直跳,摸摸自己口袋里被王源硬塞进来的钱觉得这眉毛不论多少钱自己铁定都赔不起。他连忙张嘴说,“刘志宏嘴上一直没个把门的,说的话也不一定可靠。”


王源暗暗记下顾新泽的名字,瞟了一眼王俊凯,“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顿了顿又说,“下次有这种事第一个告诉我,新手机里有我的手机号吧?”


王俊凯听的一愣一愣,只记得点头。


王源向他伸出手,“起来吧,还要坐到什么时候?跳舞给我看。”






舒缓的音乐在舞房内环绕,王俊凯站在镜子前用食指点在裤缝上打着节拍,随着第一个鼓点响起,他伸出手臂,在空中划着流线型的弧线,脚步轻盈的随着鼓点转着圈滑动,紧接着激烈的萨克斯伴奏响起,他的长腿瞬间蹦的笔直,灰色的运动裤紧贴着他的腿部弧线,王源伸出舌尖舔了一口上唇,接着他又弯下腰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他眯着眼好似有千万种风情匿于眼中,王源只觉自己只领略了百种就沉溺其中,舌尖毫不掩饰的滑过唇瓣,留下唾液在明亮的灯光下大大方方的闪着光。再回过神他已经在做着收尾的动作,王源懊悔自己太容易就被他吸引,看着他的动作做得干净利落,又看着他早已被汗水浸透的后背始终没狠下心让他再来一遍。


音乐戛然而止时,王俊凯甩甩头,汗水顺着他的发丝落下,一滴正巧打在了王源的手背上,王源用拇指蹭了一下手背,又拱起腿,把沾着汗水的拇指摁在自己的左胸,又印在自己的心房。


王俊凯自认为自己发挥的不错,挨着王源盘腿坐了下来,用肩膀顶顶他,“怎么样啊?”王源点点头,用手臂搭上王俊凯的肩膀,“很可以呀我的俊凯。”


王俊凯撸了一把头发,露出好看的剑眉,“那是当然。”


你也真是粗神经的可以……




王俊凯摸口袋时才又想起自己口袋里还塞着王源给他的钱,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没有立场拿王源的钱。把钱又塞回王源的手里,王源就差把钱摔在他面前,推推搡搡间传来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王源摸摸肚子,看着王俊凯一脸的没好气,“我还没吃晚饭呢,就为了看你跳舞,你请我吃饭总行吧?”


其实王源哪里是真饿,只是中午吃的有些消化不良,现在连天边的晚霞都还未挂起。且就算是饿了,王源也不敢多吃,才接的新戏马上就要开机,他得好好的做体重管理才是。


王俊凯听王源如此关心自己,饿着肚子也要看完自己跳舞,又看他捂着咕噜咕噜直叫的肚子,还撇着嘴,下唇内侧也粉嘟嘟的露在空气中,自觉他可爱极了,于是点点头就说可以。嘴上答应的倒是快,等王源把嘴唇闭紧他的理智也瞬间回笼。


我刚才答应了什么?


请王总吃饭?


我哪来的钱????


色令智昏啊王俊凯!


才想到这就感觉手里被塞进了钱。


“你又没钱就用这个钱吧。”王源看着他的眼。


不知怎么,王俊凯觉得王源的眼睛里总像盛着泪水似得,亮盈盈又似水光潋滟。


王俊凯点点头就又妥协了,后又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这样还不是等于用了王源的钱?


王源的眼睛,久视不得。




一起出去吃饭未免太过招摇,且王源定是爱极了山珍海味,真能同意跟自己出去吃些街边的大排档?所以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请他吃饭?


哦,因为他可爱…


王俊凯却不知自己已经把内心的苦恼表现在了脸上。王源先是看他一脸的纠结后又恍然大悟的表情实在是喜欢的紧,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评价道,可爱的冒泡。


他大抵看出来他的内心,觉他估计是想到了什么话又不敢说,再想想又觉得他不是在纠结到哪吃就是在纠结在哪吃,不论究竟是哪一种,就自己先给他找了个台阶,“我们点外卖吃??”


王俊凯抬头看他的眼神都发光。






王俊凯的专辑在紧锣密鼓的制作当中,11.08在王源生日会上出道的消息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在公司里传开了。


顾新泽在B班跳舞算是上成,班里崇拜他的不少,渐渐的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平时在练习生里颇有些横行霸道的势头。他这一苗头稍一显现,刘志宏在心里就打起了警铃,总觉得以他这种强势的性格,迟早有一天会欺负到王俊凯头上。王俊凯虽看上去凶的要死,却真真的是个傻白甜,小时候两人一起出门玩的时候,屁股被狗咬了出了血都不知,还是回了家,被他爸爸看见了才一家人匆匆赶去了医院。刘志宏还小的时候爸爸告诉他,王俊凯与你不同,你们俩虽然是同岁但他从小就无父无母,我们要给他更多的爱,你比他大,你是哥哥……想到这他突然有些想家,趁着休息的间隙,掏出很久以前的诺基亚摁键机问王俊凯,等下次放假咱俩回家看看爸妈吧,顺便敲诈俩手机回来。才打完字还未发送,自己早就疏远了的顾新泽突然凑了过来,“喊王俊凯出来跟我们吃个饭呗?他马上就是大明星了,以后说出去我们也倍有面子…”这话一出便有很多人附合,刘志宏不仅不除疑,还在内心嗤笑,“你有什么面子?他跟很熟?”但他并不表现在脸上,挠挠头说,“到不是不行,只是他明天就要出道了,今晚恐怕要加紧练习…”


说完他低头准备摁下发送键,但顾新泽的话像是提醒了他什么似的,他把刚才打下的字一个一个的删除,然后又返回打下一段字,


“妈,好久没回来了,过段时间我回家看你们。”


不一会收到回信,“小凯呢?”


他低头想了会,“他忙,以后可能就没时间了。”


“我跟你爸爸也很想你们俩了。”


刘志宏用双手搓搓脸,再抬头的时候身边就已经围了一圈人,


“你们想干嘛呀到底…”


刘志宏脸色不太好,多半是被顾新泽的提议整的烦躁,外加刚刚才认识到的自己与王俊凯的差异。


最终王俊凯还是被叫去跟一帮练习生吃夜宵,坐在路边的烧烤摊时王俊凯只想早点回宿舍,这烧烤摊的环境着实不好,只支了个棚子,连个可以照明的灯泡都没有,只借着马路边的灯光可以看清菜色。


他对面坐着顾新泽,他带着黑色的棒球帽,长长的头发被挽在耳后,王俊凯看了总觉得怪异,但又说不出具体哪里怪异,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估计是看不惯男人一副女人的阴柔样,他低头喝了一口白开水,习惯性包在嘴里,又看了一眼他翘着手指张开嘴吃鸡翅的样子,忽觉得嘴里的水有些咽不下去,于是他转头不再去看他,才咽下了水。


烧烤不吃着重口的孜然或是辣始终是吃的不尽兴的,尤其是王俊凯盘里这种连一粒调味料都没有加的羊肉串,咬一口在嘴里只觉得羊膻味裹的满嘴,吃一口就忙不迭的要吐出来,低头把嘴里东西吐干净了又接过不知是谁递来的水才好了些。


老板又端来烤盘,王俊凯吃了一串四季豆,满嘴的清香在唇齿间溢开,不禁想到吃晚饭时王源用嘴巴叼着四季豆,一点一点的往嘴里嗦的样子,他当时就觉得像一种动物,现在回想才觉得他那样简直像一只仓鼠。


想着想着就走了神,盘子里的东西随意的往嘴里塞。舌尖突觉的一阵辛辣,慢慢蔓延到嗓子眼里,王俊凯捂着胸口疯狂的咳嗽,动静颇大,刘志宏立即给他倒了杯白开水,他握紧着拳头,暗着嗓音就问是谁。一桌的人被问的有些莫名奇妙,他又说,要来就明着来…话将出口,就被王俊凯拽了一下胳膊,两人对视了一眼,王俊凯抿着嘴,微微摇了摇头。


刘志宏踢着易拉罐,再暗夜里发出喀叻喀叻的声音,王俊凯还在小声的咳嗽着,刘志宏把易拉罐狠狠的对着对面的街一踢,尖锐的金属声听的王俊凯直捂耳朵,等它撞到马路牙子时周遭才又安静下来,紧接着又是咳嗽声,


“真搞不懂,你刚才拽我干嘛!”刘志宏口气有些不好,踏在地上的脚步声就像是跺脚。


“你别搞事情OK?咳咳…”王俊凯握起拳头挡在嘴边,压着嗓子咳嗽。


“我搞事?明明是他们要整你!”


“你疑心太重,你怎么就知道不是老板一不小心放错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


“信其无。我知道,今天王源都跟我说了。”


“哎,你现在跟王源关系不错啊?”


“他…人挺好的。”


挺可爱的什么的就停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王源的生日会颇有些盛大,请了不少的媒体到场,上台前汪乾告诉他今天的环球应援可都是你粉丝搞得,我可一分钱没花。王源听了用手指抠了抠眼角,花这么多钱,倒不如去做做公益。


汪乾点点头,恐怕还得你说他们才听。


王源扯了扯衣领,行,我等会上去说。


抬起手又要整理衬衣的袖子,左手与右手的腕扣斗争了两三分钟,还是没有系上,扣子被他摆弄的松了线,落下一根不算长的白色线头,又怕咬线头的时候口红印在袖口,于是到处找剪刀。


剪刀没找到,右手倒被人捉住,灵活的帮他扣上扣子,王源看了他一眼,正要夸他今天很好看,就被Anady喊住对流程,王源就这样认他抓着手腕,偏头听Anady说话,眼神却有些放空,手腕上传来的温度刚好,随着胳膊攀到他的头皮,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Anady言语间提到王俊凯这个名字时他才压住心头的感觉,凝神听着,右手被人抬起,置于嘴边,手指捻住线头,露出虎牙咬住线头,“嘣”的一声,线头断了,王源脑里的弦也被喷在手腕内侧脉搏处的水汽吹断了。他险些就要捉住那人后脑勺的头发把人送到自己嘴边。


把持住王源,迟早是你的。




王源早就已经上台,但王俊凯连他在台上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他就站在侧台等,始终不太放心,紧张的连汗都要留下来,他又曲起食指用指甲盖抠着拇指指甲的边缘翘起的死皮。王珊珊用面巾纸帮她擦了擦额头溢出的汗珠,王俊凯又开始小声的咳嗽,王珊珊问嗓子还没好吗?王俊凯点点头。唱歌真的没有问题?他又点点头。眼看他就要上台了嗓子还不见好,王珊珊打心眼里着急,她进了化妆间,没一会又回来,手上拖了一瓶柚子茶膏,他用勺子舀了一勺他嘴里送,“先吃这个顶一会吧,忘记准备柚子茶了。”王俊凯才张开嘴,王源正好下了台,经过他身边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胶水味,又看到王珊珊往王俊凯嘴里喂的半透明状的膏体,于是抓住王珊珊的手,鼻子凑近闻了闻。


紧接着他就勃然大怒,“这他妈是胶水啊!你往他嘴里喂?想死?”


他皱着眉,本有圆溜溜的杏眼瞪得浑圆,抓住王珊珊手腕的右手骨节突突的凸起,青筋在白皙的手背上更加凸显。王俊凯只看见他的侧脸,就有些不寒而栗。



后台顿时乱做一团,王俊凯知道这事肯定不是王珊珊做的,看王珊珊的手被王源攒的发红,就立马解释道柚子茶膏是我要吃的,跟珊珊姐没关系。


王源听见他的话,转头也看了他一眼,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后背突然有些发凉。


“我当然知道不是她,我是在怪她怎么连最基本的安全意识都没有。”说完他又看回王珊珊,“真好奇你儿子怎么活到五岁的?”



王源话说的太重,王珊珊的眼泪没忍住流出了眼眶。王俊凯觉得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毒,“你说话也太重了吧?!”王源又看他,眼里的他皱着好看的眉眼,原本上翘的眼尾也撇了下来。


王源的心脏突的像是被狠狠捏了一下,我关心你还错了?这句质问倒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台上的主持人在噼里啪啦的说着串场词,眼瞅的已经说的够多了,王源眨眨眼,恢复了一下情绪,正准备上台,被王俊凯拽住了手腕,“声音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只跳舞。”王源皱眉,“声音怎么了?”王俊凯这才觉得不对,自己明明交代了大家都不要告诉王源昨晚发生的事,却被自己说漏了嘴。“没有呀。”他的眼睛又大大的睁着,眼里好似盛着水光。王源揉了揉眉心,“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这。”


王源一只脚才上了台,立马就收敛了在后台那可怖的表情,他的表情又变得温柔而内敛。在下一个串场前,王源下台休息时让Anady转告王俊凯,“你假唱,上去。”


王俊凯看着决绝的Anady,想到王源大概是生自己的气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假唱,于是他摇摇头。


“王总说那就别上去,你自己想想清楚,dancer是从歌者转变为唱跳,你只是跳舞这首歌并没有说服力。”Anady停顿了一下,“原话。”


“生气了?”


“没有。”Anady又浅浅的笑了,“这句也是原话。”


王俊凯突然有些想笑,他觉得王源幼稚极了,又仔细思考了一下王源的原话,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




王俊凯踩着蹭亮的地板上了台,他站在舞台中央,听着自己心脏咚咚狂跳的声音,台下的闪光灯疯狂的闪动,快门声不绝于耳,他闭上眼,做了三四个深呼吸,再睁眼时台下的人似乎全部消失了,只剩下舞台后方正中央那幅以粉色为背景的,挂在公司中庭的那幅巨幅海报,上面的王源邪邪的笑着。像是在说,“王俊凯,来啊,跳给我看啊。”




他瞬间就脑子一热。他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都分不清到底是那句“来啊”让他恍惚,还是后一句。身体随着音乐下意识的动了起来,嘴里也对着根本没有开麦的话筒唱出了和谐的调调。


最后的庆功宴王俊凯并没有去,算是怕自己去了王源看着还要生气。公司给他放了两天假,他回宿舍立马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早上起床时才看到王珊珊昨晚就发来的消息,“出道成功!收拾收拾准备搬家。”





久等,晚安

评论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