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伊

【楼诚衍生/凌李】向哨AU《绕圈》38我什么也没做,就做了爱

強摘的果實不甜●●:

挪用《他来了请闭眼》和《到爱的距离》部分人物设定和剧情,私设有。
本文最大主旨:向哨凌李与庄季,边办正事边谈情说爱的伪正剧风,唯一保证HE。


前文请戳tag。


38 我什么也没做,就做了爱

 

李熏然很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时候凌远所谓的替他安排好了所有事情,是真的代表了所有事情,包括提前和父母表明一切。在不知道李熏然是否能醒来的情况下,凌远几乎是跪在地上求着李局长和李夫人的,但他不是求他们两人接受自己和李熏然私定终生,而是求着他们两人让自己用命换回李熏然。

李熏然先是觉得心痛,心痛凌远那时后选择一个人扛下了所有事情,后来所有的心痛都成了怒意。他憋着气忍着不发作,一直等到送走自家父母后才大步地跨回卧室,用力地将门给甩上,砰地好大一声门板差点没撞着凌远的鼻子。

凌远摸了摸自己幸免于难的鼻尖,转身从冰箱里挖出了一盒布丁,敲了敲门跟着进了卧室,李熏然裹着棉被像团球似的窝在床上生闷气。

「熏然,你别生气,我和你道歉好不好?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不告诉你的。」

「我没生气!」李熏然死拉着棉被不放手,扭动之间长腿全露在了外头,凌远假装视而不见这个破绽。

「你没生气?没生气就别闷着,你赶紧出来,我就坐这儿,你想骂想打都行。」

「我才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动手的人!」李熏然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凌远你别拉我被子!」

哎,都叫上凌远了,还说没生气。凌远挂着笑摇了摇头,也不扯被子了,就从棉被和床铺的缝隙之中小心地挖开了个洞。

他懂李熏然,即便他现在已经没有精神力可以进行探知,但他仍旧懂。他明白李熏然生气的对象不是他,而是自己。换个立场想想,要是当初躺在床上的是他凌远,结果醒来之后却发现李熏然背着他为他打点好了一切,接受了本应两个人一起承受的磨难,那么他该会有多自责?

「熏然,我拿了一盒布丁,它都快退冰了,你出来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李熏然纹风不动。

「是那家你最喜欢的,总是要排上两小时队的布丁。伯母来的时后偷偷塞给我的,还叫我管着点不要让你多吃。熏然,你看,你总不能糟蹋了伯母的心意——」

「是妈。」李熏然被子一掀在床直起了身子,他直挺挺地跪在床上,气势汹汹地看着凌远说,「我妈就是你妈,他们不都认了你吗?别喊什么伯母了,凌远,他们也是你的家人!」而且我妈搞不好还比较情愿有你这个儿子……李熏然小声地补上了最后一句。

凌远的家庭很响亮,但那始终不是他真正的家庭,他的亲生父母让他体认了亲情的破裂、他的养母让他体验到了寄生的卑微,他曾经破碎的婚姻让他目睹了自己的失败,其实他穷极一生地努力也不过就是想求个真正的归属,而现在那个人正敞开着双臂迎接他,告诉他他不是孤单一人,他有爱人、有家人,有温暖的未来。

「熏然……」

「但我其实还是很生气。」李熏然突然一咬牙,「凌远我警告你,下次你要是再敢为了守护我自己一个人去找罪受,我一定好了之后就把你痛揍一顿你信不信?我是你的哨兵,在前面为你披荆斩棘的人不应该是我才对吗?你就该在我背后好好看着我就好了!」

李熏然说着,就好像散发着热度的太阳,他说他要为凌远开路,他说他要和凌远一起并肩作战,他说他要——

凌远一把丢了布丁,将整个人埋进了小太阳的怀中。

「哎、布丁——」

「不会了,熏然。我以后会选择为你活着,会选择和你一起活着,我已经再也舍不得丢下你了,熏然,我保证再也不犯了好吗?」

「……这还差不多嘛。」李熏然咕哝了一声,他顺了顺凌远偶尔撒娇而更显柔软的头发,接着戳了戳凌远的肩膀说,「那个……你把布丁捡起来好不好?」

凌远抬起头来,笑了一笑,干脆利落地直接封住了那张还在惦记着吃的嘴。

 

×

 

李熏然因公受伤理所当然地捞到了几天假期,但是凌远可没有,过了一个周末后他就得要回到岗位上去兑现他的劳碌命,李熏然没了凌远培待待在家里老感觉不踏实,于是干脆地就当起了小尾巴跟着人一起到了第一医院,从刑警队副队长摇身一变,变成了院长专任贴身小秘书。不改文件、不跑业务,就负责帮忙倒水捏肩和……捣乱。

「我说熏然,你能不能乖乖地在沙发上坐好?」凌远第三次停下笔尖,颇为无奈地看着趴在他办公桌上玩保卫萝卜玩到沾了满手印泥的人,这都多大了怎么就还是这么让人不省心,凌远摇着头抽了几张卫生纸替他把手掌侧面擦干净,一时之间也没空去管被他印上红印的公文。

哈士奇嗷地一声跳上办公桌。

得了,这还真是狗随主人样。凌远面无表情地看着公文上的小爪印,这铁定是不能上交了,回头得叫三牛重新打印一份出来。哈士奇在办公桌上转了一个圈,然后挨着他家主人的手臂趴了下来,无辜地朝着凌远抽了抽鼻子,两颗小黑眼珠水灵灵地转着。

凌远正想着这家伙今个儿怎么没去缠白狼,转头就看见他家精神体窝在角落呼呼大睡……敢情是来找玩伴的是吧?凌远突然觉得自己的办公室顿时成了动物园和菜园,又是犬类又是萝卜的,简直不得安宁。

要是在这样下去今天能准时下班才有鬼,他清清喉咙正想劝劝李熏然要不要待着哈士奇去外面玩儿,李熏然却突然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远哥,外面有人。

「嗯?」凌远愣了一会儿,就听见门上传来扣扣两声。

「进来吧。」

「我说凌远,你们这第一医院可是够杂的,什么推行项目都要管,现在连向导和哨兵的匹配中心都要重修一个,在我看来根本是贪多嚼不烂嘛!你想改革医疗界也不是这样改的,要循序渐进!要循序——」曾是李熏然精神主治的好好先生端着一堆文件进门,原本嘴上正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但一见到凌远却突然赫然停止,「——渐进。」

他快步走到了凌远面前,一脸严肃地问:「凌远,你的精神力是不是恢复了一点儿?你做了什么?」

凌远有些茫然的望着自己的导师,他什么也没做,他这两天就光顾着和小孩儿一起过了,想也没想精神图景的事。真要说他做了什么……

他瞥了一眼同样抬起脸来一脸不解的李熏然一眼。

 

……做爱算不算?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