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伊

【凌赵/谭李】两个医生的同居史【73】

红烧白月光:

临近年末,各科室忙得五体投地四脚朝天,整个第一医院都因为即将到来的年底大检查和业务考核而风声鹤唳。这其中小陈大夫就是最为凄惨的一个,一勺又一勺香浓质密的任务像冰淇淋球一样地堆上来,他像一只脆弱的蛋卷筒,要么默默塌陷,要么咔嚓一声——反正是活不下去了!

小赵医生对自己的小徒弟怎么看怎么满意,拿着他新写的反思到凌院长面前估价。凌远同志像个真正的谈判高手那样,敲敲桌子比出三根手指:“不能再多了。”

赵主任倚在院长办公室的真皮座椅里转来转去:“千兵易得,良将难求。这年头读理科升上来的学生,能干医政的可不多。”

凌院长冷笑:“医政说到底也就处理点鸡毛蒜皮的纠纷,真正严重的,哪回不得我出面?”

赵启平哼了一声,一巴掌拍在院长办公桌上,使出杀手锏:“明年骨科分五个实习生!你答应是不答应?不答应分房睡!”

凌院长打了个呵欠:“可以呀,反正我今晚值班。”

 

 

半夜十二点,小赵医生躺在自己办公室的躺椅里生闷气,加班加得焦头烂额的小陈大夫在心里哀嚎,苦着脸爬到赵主任的办公桌前:“师父……”

小赵医生连眼睛都不睁:“什么事八戒。”

小陈大夫凄凄惨惨:“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那天我说要爱上凌院长真的只是个玩笑,我错了主任我再也不敢了您借我八个胆我也不敢跟您抢男人啊……”

赵主任优哉游哉:“我这叫爱之深责之切。”

小陈大夫哭丧个脸干笑两声:“那凌院长责您了?”

“废话!我三个月奖金都没了!看不见吗!”

“那院长的工资都揣您兜里了您那点奖金还重要吗!”

“嘿你个死熊孩子会顶嘴了是吧!”赵主任蹭地一下坐起来,狠狠敲了小陈大夫一个爆栗,“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工资在我兜里啦?明明连本新番都不给我买,越有钱越抠门……”

小陈大夫“啊?”了一声,神秘兮兮地又趴得近了点:“主任……我代表第一医院水深火热中的全体同仁,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

赵启平点头:“我代表我个人,严肃地回答你,问吧。”

“跟凌院长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赵启平心说既然你们找虐那就别怪兄弟不讲情面了。第一医院名义上的骨科主任,事实上的二掌柜的清清嗓子,用种类似播音腔的语气道:“很幸福,很性福。两个词同音不同字,明白了?”

小陈大夫奋力咽下一口狗粮,继续冒着枪林弹雨前进:“您说实话您不觉着闷吗?而且……咱院的传说中凌院长大义灭了那么多回亲,您就一点不虚?”

小赵医生从躺椅中翘着二郎腿坐起来,上下打量着小陈大夫:“今年多大?”

“二十五啊。”

“家里天天催着找对象吧?”

“那……您忘啦上回我还求您帮我值班呢,我妈威胁我说明年过年她要抱不上孙子,就不让我进家门!”

赵启平微笑:“那你结婚就为了生孩子。啊,还是给你妈生孩子。”

小大夫郁闷地托着肉乎乎的腮帮子:“可普通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赵启平冷哼一声:“所以普通人都很庸碌。”

小陈大夫看着这位大仙儿,眼睛冒光:“长【蟹】者!快告诉我们凡人怎么获得永生?”

小赵医生坐直了腰,把自己的皮带往上提了提,清了清嗓子道:“亚里士多德说爱情有三个层次,最低的是动物性的恋爱,仅仅为了满足肉欲,后来进化成社会性的,为了满足在人类社会中组建家庭,共享劳动成果等等需求;最高级是精神性的,这种爱情完全是……灵魂层面上的欣赏,崇拜,和相互的渴求。”赵启平拿了桌子上的杯子,里面是已经不冰了的冰水,他喝了一口,拿腔拿调道:“其实无论到达哪一层,只要循序渐进,权重合理就都很好。然而悲哀的是,现在很多人过于放大爱情的社会性需求,导致他们的婚姻既没有动物性的原始基础,又没有灵魂上的深层交流,所以生活变得琐碎,痛苦,俗不可耐,也是很正常的。”

小陈大夫都听傻了:“哦……然,然后呢?”

赵启平微微抬起下巴:“所以你等凡人既无法理解老凌这种既帅又美,勤劳顾家,器大活好的男人有多可遇不可求,更不能理解他的高瞻远瞩,国士无双。而你们呢,眼里就是那点儿相亲结婚买房房产证写谁名字婚礼谁出钱礼金谁收生了孩子谁伺候月子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这就好比朝菌不知晦朔,夏虫不可以语冰……”

“行了行了主任可以了!”小陈大夫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精神伤害,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往自己的办公桌退:“我我我这就继续加班赶报告!主任您歇息吧求您了!”

赵启平翻了翻眼睛:“行了行了,报告我先帮你看一眼,你下楼买几份粥,给院长送一碗,剩下的自己留一碗,其他的给大伙儿分了。”

小陈大夫一边嚼着精神狗粮一边冲下了楼,一楼大厅里凌院长正拎着个餐盒走进来:“小陈?来来来正好,你把这份面带上去给启平,让他趁热赶紧吃。”

小陈大夫生无可恋地接过饭盒:“院长您记错了我不姓陈。”

凌远愣了一下,自己的智力……退化了?

“其实我姓鸽,信鸽的鸽。”

 

 

小李警官闲不住,早早去办了复职手续,暂时做做内勤文职工作,然而事实上刑警队的同事们查案分析案情的时候,也从未把他排斥在外。李熏然在佘山一住一个来月,可把李妈妈想坏了,回家一个劲儿地投喂,对他的买房计划也只听一听,再也没有提过。小李警官于是又回归了正常的上班生活,每天上上班复复健,闲下来时安抚一下手机那头郁闷得日益消瘦的大鳄,生活可得劲可得劲了。

然而没过两天他又去了趟医院。

小赵医生看见他心情十分复杂。作为朋友,朋友又有病了他当然应该痛心,然而这个朋友……哎呀呀,要不说怀璧其罪,他怀里抱着个那么大的鳄鱼璧,赵医生想不谈钱都不行……

伤感情啊伤感情……小赵医生强迫自己停止想象谭大鳄还能敲出多少钱来,拿出医者该有的悬壶济世的态度,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后:“李警官,伤口复发了?疼不疼麻不麻痒不痒?”

李熏然连忙摇头:“啊没有没有!我胳膊长得挺好的……这个,我是带别人来的……”

说着从门后拖进来一个人,捧着胳膊。

小赵医生有点懵逼,就听李警官有点不好意思道:“这个……公交车上他掏我兜,我一不小心把人拧脱环了,刚好下车就是你们医院,我带他来看一眼,同事在下面等着押人呢。”

小赵医生满脑子黑人问号,重点完全不在患者身上:“你?坐公交车?被人……偷了?”

“是盗窃未遂。”李警官纠正。

这不是重点!赵启平在心里咆哮:“你为什么会坐公交车?难道谭总收集车已经收集到……这种车型了吗?”

李熏然眨眨眼睛:“今天我车限号……”

“不是吧……谭总家那么多车,别说限尾号,就算……就算限轮子数他也天天都有的开吧……”赵医生目瞪口呆,随即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你你你……你跟谭总掰了?”

“没有……”小李警官踢了个椅子坐下,把那倒霉的小偷往赵启平面前一推道:“我这不是刚复职嘛,回家住几天。嗯……佘山太远嘛……”

“那谭总没给你买房?”小赵医生捏着小偷先生的胳膊,颇为感慨。这眼光呀,说好也是真好——李熏然全身上下低调奢华,保守估计加起来能在上海买套房,然而他兜里只有一个钱包,钱包里只有一张公交卡,还有五十几块的零钱……

重要的是无论多少钱你都偷不走啊!

小赵医生手下使了点劲帮他接骨复位,小偷先生疼得一声惨号,被李熏然圆溜溜的眼睛一瞪,又生生憋了回去。小李警官在赵主任的办公桌上托着腮出神:“你说我妈会同意我跟他在一起吗?”

赵启平在心里冷笑一声:估计你妈早就看出来了就是懒得戳穿。

小李警官继续叹气:“谭宗明这人哪儿都好,就一点不好……太有钱,谁跟他在一块都像是被包养的……”

难道不是吗……赵启平默默瞟了一眼他衣服下那美丽柔软的固定器,普通人不吃不喝攒三五年的钱都不一定用得起。

“怎么办啊赵医生……”小李警官站起身来,烦躁地在他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赵启平看得眼晕,随口道:“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让他把钱都转给老凌,然后这个烦恼就变成了我的,你就能跟谭总真心相爱去了。”

李熏然瞪起大圆眼:“赵医生!”

赵启平连忙举手投降:“你看你看,我让谭宗明放血,关你什么事儿啊……心疼啦?舍不得啦?”

“我那是!”李熏然瞪着眼睛憋了半天,“维护……公民的私人财产安全!”

赵启平憋着笑,放下手道:“我建议你先关心一下某位公民的心理及生理健康,然后,赶紧买房,赶紧成家,让他没有玩完就跑的机会。”

李熏然忧心忡忡:“他会吗?”

赵启平实力忽悠小警察:“花花世界那么多诱惑,谁说的准谁?所以你要是喜欢呢,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占上再说!犹豫来犹豫去的,万一把人放走了,你多亏,多亏!”

乖宝宝李熏然沉思了一阵,还是有点忐忑道:“那我自己的职业怎么办?我成天提心吊胆朝不保夕的,有时出差一走走个把月,万一再出点事……那对老谭多不公平……”

赵启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瘫倒在自己的椅子里:“知道蟒蛇怎么死的么?”

李熏然心眼比红木还实:“被鹰吃了?”

“不,它磨磨唧唧的,最后把自己纠成结死的。”

李警官懵懵点头:“哦。”

然后果然:“然后呢?”


======下集预告======


迷弟最高级的自我修养,就是把周围人都变成爱豆的迷弟。


======分割线======


小赵医生应该开通个情感咨询专线,每分钟十元盒盒盒盒~

小陈大夫是第一医院第一个被狗粮活活撑死的大夫,让我们对他三鞠躬……

最后心疼那个断了胳膊又被虐狗的小偷1s……


======分割线======

Lofter常抽,备链接如下:

全文目录走tag:两个医生的同居史

【仙喵指路】红烧白月光主页目录click here

发现首页刷不到文请特别关注或搜索tag,或安卓客户端下载UAPP

UAPP地址


评论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