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伊

【凌李】蓦然回首 18

昵称是个什么鬼:

18.

爱情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腻歪腻歪。

凌远努力安慰自己是多巴胺的错,大不过还有内啡肽一口大锅,李熏然是不会嘲笑他的。

然后他一晚上第十五次抱住了李熏然的腰。

再然后他就听见李熏然停不下来的盒盒盒盒。

李熏然挑着凌远下巴,眉毛嘚瑟的一挑:“远远,你今年几岁了这是?”

凌远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啪嚓一下碎了个彻底,熊孩子,还有爱没爱了。

“腰真细。”凌远这么些年跟各色人等打交道,脸皮厚起来还是挺厚的,也就比城墙拐弯差那么点儿。

“摸着手感不错。”凌远继续面不改色地评价李熏然的身材。

李熏然懒得理他,歪头撞了凌远脑门一下,抱着手机保卫萝卜。

凌远也不生气,李熏然玩手机,他就在李熏然身上这儿捏捏那儿揉揉,摸到痒痒肉的时候李熏然就盒盒盒盒笑着躲一下。

凌远电话先响起来,李熏然电话紧接着就响了。

凌远松开李熏然接电话:“喂,妈,什么?你明天要过来吃饭?什么?我爸也来?没有没有,您等下班来吧,我明天上班呢。好好好,妈明天见。”

李熏然缩到沙发的另一端接电话,上身坐的笔直:“喂,爸,您说您说,哦,明天您要过来,什么?!明天?没没没,我哪敢有意见,那您跟我妈明天下了班过来吧。”

挂了电话,对视一眼,李熏然往沙发上一瘫,生无可恋.jpg,凌远往沙发另一头一瘫,大写的生无可恋.jpg。

“怎么办啊?”李熏然问。

“你明天上班么?”凌远看李熏然。

“你明天上班么?”李熏然反问凌远。

俩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同时蹦起来:“赶紧收拾收拾。”

李熏然负责收拾客厅和他房间,凌远负责收拾卫生间和卧室。

“快快快,把我衣服都给我拿过来。”李熏然抓着抹布把桌子上的灰擦干净,又把最近正看的几本书乱七八糟地堆上去,让凌远把卧室衣柜里他的衣服都拿过来。

凌远一边给他递衣架,一边疑惑:“不用这么仔细吧?”

李熏然用看智障的表情看他一眼:“我们家老李同志当了三十年刑警,你觉得他看不出来?”

“那快点快点,快收拾。”凌远一哆嗦,赶紧把东西都塞给李熏然。为了第二天早上不着急,李熏然索性一次性收拾利索了,把被子拉开揉巴皱了,睡衣团成一团扔被子里,再把刚换下来还没洗的衣服团巴团巴扔椅子上,满意地拍拍手:“行了,差不多了。”

“你抄家呢?”凌远看着一间干净的房间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变成狗窝,对李熏然充满了敬佩之情。

“啊,我在家从来不叠被子。”李熏然回答的特别坦荡。

“你看看还有哪儿不对?”凌远让李熏然看他收拾的成果。

李熏然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看过去,以前在警校考侦查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过。

“错倒是没什么了,不过我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想到。”李熏然托着下巴皱着眉头琢磨。凌远也一边打量屋子一边想还有什么。

李熏然突然一拍手,凌远也恍然大悟:“战略物资战略物资,快快快。”李熏然说完跑回卧室扒床头柜,把里面的各类计生用品收起来扔在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凌远的行李箱里。

凌远默默地转遍了家里的每个房间又找出了一堆,塞进箱子里。

“卧槽,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李熏然一脸的不可置信:“哪儿搜出来的?”

“哪儿都有。”凌远摸摸鼻子,有点心虚:“书房,浴室什么的。”

李熏然脸一红,扑过来掐着凌远脖子可劲儿晃:“卧槽凌远个臭流氓!还有哪儿?!你给我老实交代!”

“没了没了真没了,我对灯发誓。”凌远憋着笑,一脸诚恳地伸出三根指头发誓:“真没了。”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凌远。”李熏然一脸的嫌弃,凌远在内心默哀自己的福利。

气鼓鼓的李熏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扯过个靠垫抱在怀里,捶了两下眼睛一尖,看见沙发缝里好像有个东西。手伸进去沿着沙发缝隙抹了一下,摸出俩方形铝箔包装。当场就红了脸:“凌远!你给我过来!我跟你拼了!”

凌远心更虚了,赶紧凑过去认错,李熏然踢了他两下,在他肩膀上咬了三口,手指戳着凌远脑门,一脸的痛心疾首:“凌远,你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凌远一脸无辜:“我脑子里都是你。”

“你...你不许狡辩!”李熏然啪啪地拍着沙发扶手:“流氓!龌蹉!污!”

凌远心虚,不敢回嘴,看着李熏然眨眼睛:“李警官教育的对。”

“去,放起来去。”李熏然把俩铝箔包装扔给凌远。

“干嘛多此一举呢。”凌远眯着眼,又一副老狐狸样,把东西塞进睡衣口袋里。

“你想干什么?”李熏然感觉形势不太对。

然后凌远第十六次抱住了李熏然,轻轻咬他耳朵,哑着嗓子在他耳朵边上吹气:“消耗了不就得了。”

tbc

这篇也应该快完结了...

想写破镜重圆梗...写哪对呢...

评论

热度(173)

  1. 洛子伊昵称是个什么鬼 转载了此文字